【共同社10月11日電】眾院選舉的發令槍10日在日本列島各地鳴響。執政黨、保守派在野黨、自由派在野黨三股勢力將傾力而戰。首相安倍晉三(自民黨總裁)在2012年奪回政權的選舉等大型國政選舉中保持四連勝。低投票率是其中的一個重要原因,但此次有新黨亮相提升了選民的關注度,給壓倒性勝利的模式蒙上了陰影。高喊打破“安倍獨大”的在野黨則將圍繞批判政府的選票展開爭奪。加之新黨成立之初的混亂,選舉前景可謂是霧裡看花。

▽不知所措

  “對手與共產黨、社民黨聯手欲將我打倒。他們究竟想要建立一個怎樣的日本?”10日在福島市發出選戰“第一聲”的安倍背對著農田大聲批評在野黨。

  “將我打倒”這一強烈措辭透射出了安倍對於選舉形勢大變的不知所措。或許是覺察到了人們對其“傲慢”的政治姿態的不滿,此次安倍並未站上街宣車,只是站在腳凳上以免視線過高。

  安倍設想中的勝利方程式應該是這樣的:以經濟為爭論點突出與原民主黨政府的不同“政績”,借助低投票率發揮團體、組織的拉票能力。在上一次突然解散眾院的2014年的眾院選舉中,投票率創紀錄地跌至了52.66%。此次他又如法炮制,以“突擊解散”使在野黨措手不及,甚至還將輿論意見較為一致的朝鮮局勢作為爭論點,可謂用心良苦。

  然而“失算”(自民黨前閣僚語)之處在於希望之黨黨首、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的參戰。經過媒體對新黨連篇累牘的報道,眾院解散前的共同社輿論調查顯示,關注選舉的人已達70.5%,高出上次選舉同期4.4個百分點。

  因森友、加計學園問題暴跌的內閣支持率雖略有回升但也難以再有起色。執政黨內部有意見認為“若無黨派階層投票增加,形勢將變得嚴峻”,對此頗感焦慮。

  安倍解散眾院原本是為了給更長期的執政和修改憲法創造條件,但若遭遇大敗必然難以逃過黨內的追責呼聲。安倍提出的目標是執政黨獲得過半數的233個以上的議席。選舉公告發佈前的勢力分佈為自民黨290席、(包括公明黨在內的)執政黨325席,與此相比安倍的目標要低得多。官邸人士斷言“這無疑是設下了防線”。

  安倍在10日晚間的NHK節目中稱“絕不能起內訌”,給黨內打起了預防針。

▽昔日重現

  “我又一次回來了”。小池開啟選戰的地點選在了東京池袋站西口。這正是去年7月都知事選舉的起點,是小池的“福地”(希望之黨人士語)。她在演說中還談到了身為自民黨眾議員的2005年作為“刺客”參選的郵政選舉,希望以白手起家贏得支持的兩次成功體驗為自己加分,重現“小池劇場”。

  對於有眾多民進黨投奔者的希望之黨而言,小池是獨一無二的招牌。該黨試圖與日本維新會聯手使“改革保守”的形象深入人心,爭取無黨派階層的支持,但能否如願以償目前還是個未知數。

  “只要是朋友就能撈好處。那樣的政治能否讓人信任嗎?”在小池的演說中,森友、加計問題佔據了不少篇幅。安倍作為解散大義的消費稅增收部分的用途變更也被小池說成是“喪氣事”,為的是突出與安倍政府的區別。

▽枝野原則

  因反對小池對於民進黨投奔者的挑挑揀揀,前官房長官枝野幸男等人成立了立憲民主黨。但他們並未公開表達對小池的不滿。

  該黨之所以定下了不與投奔希望之黨的原民進黨候選人競爭的“枝野原則”,是因為擔心一旦在野黨兩大陣營自相殘殺將使安倍坐收漁翁之利。該黨幹部表示“如果沒有那條原則,可以推舉100人以上,但我們將打倒現政權作為優先目標”。

  共產黨和社民黨則對修憲勢力希望之黨的誕生抱有危機感。在反對以安全保障相關法為前提修改憲法方面兩黨與立憲民主黨保持一致,力爭在200個以上的選區推舉統一候選人。共產黨幹部表示“三黨要設法獲得可阻止修憲的三分之一以上議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