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11月25日電】圍繞北方四島領土問題,日本安倍政府將正式啟動把先行商議歸還齒舞群島、色丹島也納入選項的對俄談判。這不僅包含擇捉島、國後島歸屬問題被擱置的風險,先行移交兩島本身預計也將面臨艱辛的談判。首相安倍晉三究竟想從優先兩島中獲取何種利益,在此將與擇捉、國後兩島的歸還戰略一同進行探討。

▽沉默的外相

  “雙方確認了繼續深化討論。”23日在外訪地羅馬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會談的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並未向記者具體透露有關日俄談判的會談內容。

  日俄雙方在本月的首腦會談中就以寫明移交齒舞、色丹兩島的《日蘇共同宣言》為基礎加速談判達成共識。在談判看來將有所進展的情況下,河野近期在國會答辯時閉口不談,稱“關於政府的想法,一切無可奉告”。

  將成為談判基礎的共同宣言採用“移交”這一擱置歸屬問題的表述,而非明確歸屬的“歸還”一詞,其中也未提及剩餘兩島的處置。推進首腦會談共識蘊含著與“解決四島歸屬問題”這一日本政府立場如何保持一貫性的問題。

  有分析認為,河野之所以“沉默”是因為開口可能會引發大量問題,諸如“招致放棄爭取剩餘兩島歸還的懷疑”(相關人士語)。

▽漁業資源

  從蘇軍攻佔四島的1945年起,領土問題已存在了73年。政府如今考慮優先兩島估計也是因為當地經濟的衰退。漁業曾經興盛的北海道根室市近年來的捕撈量較巔峰時期減少了一半。被稱為世界三大漁場之一、擁有鮭魚、鱒魚和多羅波蟹(北海道帝王蟹)等豐富水產資源的北方四島近海漁業備受期待。

  有意見認為,如果實現歸還兩島,有著豐富海產品的優質漁場將回到日本手中,“對北海道當地的實際經濟利益很大”(政府相關人士語)。

  據相關人士稱,也有估算稱歸還兩島能使日本得到北方四島周圍全部專屬經濟區(EEZ)的二至五成。作為提出戰後外交總決算的安倍政府希望取得一些“成果”的想法也在起作用。

▽範圍之外

  關於擇捉、國後的歸屬,日方以日俄“共同經濟活動”作為打開局面的措施。日方的構想是由雙方官民出資在北方四島開展業務,認為假如日本人可以在島上活動,俄方對島的歸屬變為日本的抵觸情緒也能有所緩解,為歸還營造氣氛。

  海膽養殖和溫室種植草莓等具體項目正展開磋商。在根室市等地,港灣建設和“特區”構想也已出現,但在日俄各自主張本國領土的現狀下實現不侵害雙方主權的“特別制度”面臨較高難度。

  日本打算即使在就移交齒舞、色丹兩島達成協議的情況下,也要提出繼續磋商剩餘兩島歸屬問題並力爭締結和平條約。俄國總統普京牽制日本稱,齒舞、色丹兩島的主權移交不是既定方針,今後有必要開展詳細談判。鑑於普京認為國後、擇捉兩島“在共同宣言範圍之外”的姿態,首腦談判的前景依然無法預知。(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