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華盛頓4月15日電】日本首次擔任主席國的二十國集團(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僅確認了“動用一切政策手段”這一老口號,作為協調應對全球經濟減速的措施,凸顯出一籌莫展之感。雖然日本財務相麻生太郎對今年下半年經濟復甦寄予希望,呼籲了“樂觀主義”的重要性,但反而顯露出艱難的內情。

▽強調決心

  “悲觀主義是情緒的產物,樂觀主義是意志的產物。”11日在會議首日的晚餐會上,麻生面對各國發言時引用了法國哲學家阿蘭的名言。這是也設想了可能被批判斷經濟復甦太過樂觀,意在強調G20應該顯示出對經濟增長不動搖的意志與決心。

  曾經堅挺的全球經濟從美中貿易摩擦激化的去年秋季開始,減速趨勢加強。英國脫離歐盟(EU)問題仍然撲朔迷離,若“軟著陸”失敗,“無協議脫歐”成為現實的話,不良影響將無法估量。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多次下調了全球經濟增長率預期,預測2019年為3.3%,為金融危機後開始經濟復甦的2010年以來最低水平。IMF總裁拉加德敲響警鐘稱:“兩年前,經濟在全球75%的國家是呈現上升局面的。而今年,在70%的國家應該會增速放緩。”

  即使如此,麻生在12日會議閉幕後的記者會上考慮到中國的經濟刺激措施和美聯儲(FRB)暫停加息方針,強調了“全球經濟將從今年下半年開始好轉”。

▽裂痕

  各國感到焦慮的最大風險是美中貿易摩擦。若互相加強徵收進口關稅的力度,會對供應鏈(零部件的採購及供應網)造成阻礙,影響波及全球。嘆息“若沒有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保護主義貿易政策,世界本是另一番光景”(國際金融消息人士語)的意見不少。

  特朗普朝著明年的總統選舉,很可能對於日歐也在貿易問題上提出嚴厲要求。一直以來支撐全球經濟發展的自由貿易體制產生的裂痕無法輕易修復,麻生在記者會上只能說“會努力維持住自由貿易應有的樣子”。

▽老口號

  被視為此次會議成果的“動用一切政策手段”是G20近年來每次都確認的老口號,徒有其表。使用的政策將被委託給各國,但實際上可實施的辦法有限。

  美聯儲推動了貨幣政策回歸正常化,但警惕經濟減速,1月表明暫停加息方針。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維持在2.25%至2.5%不變,依然較低。而被視為經濟惡化時作為下調空間所需要的利率為5%左右,這一數字遠遠不及。

  日本的貨幣政策與其說是正常化,倒不如說維持著負利率的大規模寬鬆。政府也為10月消費稅增稅做準備,敲定了大規模的財政刺激措施,進一步採取對策會加重財政惡化的弊病。

  主席國日本作為6月將在大阪召開的G20峰會的優先課題,將提出構建超越短期經濟刺激措施的可持續增長的基礎。然而,在被美歐政治風險所左右而無法加深穩紮穩打的政策討論這一情況下,早就出現了“很難彙總具體措施”(日本政府相關人士語)的意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