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4月8日電】日本新年號“令和”的出處是現存日本最古老詩歌集《萬葉集》,首次從日本古籍中引用。發源於中國的年號取自儒家典籍是迄今的慣例。一直以來被視為很可能受委託考慮年號方案的研究中國哲學的日本專家等之間紛紛感到震驚:“年號今後難道不會從中國古籍中選出了嗎?”

▽定論

  年號是基於統治者不僅支配領土也統治時間的想法而開始的。筑波大學研究中國哲學的名譽教授堀池信夫指出:“儒家在漢朝以後成為了支持皇帝統治的學問。年號包含著如何治理國家和運營政治的思想,關係深遠。”

  迄今日本年號的出處最多為儒家典籍《書經》,被引用了35次。《易經》次之,為27次。改年號為“平成”時,雖然也討論過取自日本典籍的方案,但沒有入圍最後的候選方案。

  東京大學研究中國文學的名譽教授田仲一成曾強調稱:“日本人所寫的漢文(古漢語)多為文學作品。表達風景和心情,因此不適宜作為年號的出處。”

▽哲學被排除

  3月13日,內閣官房的負責人在國會就考慮年號方案的人士答辯稱:“將從擁有日本文學、中國文學、日本史學、東亞史學等相關學識的人士中(甄選)委託。”並沒有談及中國哲學,在專家之間激起不安。

  結果,新年號定為出自《萬葉集》的“令和”。在專家懇談會上,全體同意取自日本典籍。首相安倍晉三談及“令和”的印象稱“與迄今出自中國古籍的年號不同,會浮現出情景”。也有人坦露感想稱“中國古籍有居高臨下之感”(日本政府相關人士語)。

▽提出忠告

  堀池稱:“很失望。今後大概只要是兩個漢字,就什麼都可以(當年號)。”

  中央大學研究中國哲學的名譽教授宇野茂彥在新年號發佈後,面對媒體斷言:“以往都是取自《書經》等內容頗佳的文章。日本古籍裡沒有這樣的文章。”

  其父已故宇野精一是研究中國哲學的泰斗,在改年號為“平成”時曾考慮方案。宇野茂彥提出忠告稱:“似乎存在應該避免使用中國典籍的意見,這是很糟糕的錯誤。要說不用中國的東西,那麼連漢字也無法使用了。”

  另一方面,政府相關人士竊竊私語,說“由此以後不會取自中國古籍了,日本古籍的先例已經出現”。(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