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首爾5月15日電】關於韓國最高法院被認為與前朴槿惠政府勾結、讓二審勒令日本企業賠償的原被征勞工案的上訴推遲做出終審判決或是敦促駁回二審判決一案,在該案刑事審判過程中,朴槿惠的干預逐漸明晰。其原親信日前的證詞顯示,朴槿惠似乎還曾有意在判決確定前爭取時間以向日本展示誠意。

  在因此案被控濫用職權罪等的最高法院下屬機構“法院行政處”前次長林鐘憲的審判中,前政府的2名首席秘書官7日和13日作為證人出庭。

  韓國媒體報道的證詞內容顯示,其中1人在圍繞慰安婦問題的日韓共識談判進入尾聲的2015年12月,曾與朴槿惠進行電話溝通。據稱,朴槿惠當時認為如果在勞工案中做出與以往政府立場不同的勒令賠償終審判決,將使韓方蒙受“巨大恥辱”,指示儘早向最高法院傳達政府的意見,了結這一問題。

  另一人作證稱,2013年11月曾在朴槿惠及高官等出席的會議上進言,指出如果最高法院判決確定日本企業敗訴,“日本將理解為韓國已放棄請求權協定,應該與最高法院接觸,推遲判決”,並提議由外交部向最高法院發出建議書。據稱,朴槿惠回應道:“那很好呀。”

  該人士還做出說明稱,當時韓方認為通過爭取時間向日本展示誠意,在設立負責救濟受害勞工的財團時,可以更容易獲得日方協助。

  另一方面,前外長尹炳世14日在法庭反駁稱,當時外交部的方針並無推翻最高法院判決的意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