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7月10日電】此次的日本參院選舉中,圍繞如何評價進入第七年的安倍政府經濟政策“安倍經濟學”,論戰趨於激烈。對於舉出稅收增加等實際成果、主張繼續該路線的執政黨,在野黨批評稱“(國民的)生活並沒有變好”,盡力使一致反對的消費稅提高至10%成為爭論點。另一方面,日本在先進國家中債務水平最高,而面向財政健全化的討論卻缺乏熱度。

▽在成果評價上對立

  “稅收上年度達到歷史最高,甚至超過了泡沫經濟時期。本年度將超過這一數字。”首相安倍晉三在街頭演說中反復強調安倍經濟學的成果。自民黨凸顯“實現GDP600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37.9萬億元)經濟”,在選舉承諾中羅列了企業破產數及訪日外國遊客消費額等安倍政府期間改善的經濟指標。

  與之相對的在野黨將目標鎖定在家庭經濟支援方面。立憲民主黨黨首枝野幸男強調“股價上漲、企業賺了錢,但並未惠及國民的生活”,採取的戰略是抓住實際工資水平低迷等缺乏生活改善實際感受的選民的不滿。國民民主黨也提出“家庭經濟第一”,在選舉承諾中寫進擴充兒童補貼及新的房租補貼制度。

▽主打經濟考量

  曾兩次延期的10月將實施的消費稅增稅,由於容易預見到負擔,也是消費者十分敏感的事項。政府除了將增收的一部分用於教育和保育免費化之外,還準備了巨額增稅對策,包括面向育兒家庭等的超值商品券以及擴大房貸減稅等。公明黨黨首山口那津男謀求理解稱“將通過減稅和發放兩方面對策來支撐日本的經濟”。

  另一方面,在野黨在反對增稅方面加強了攻勢。共產黨委員長志位和夫強調“經濟惡化的紅燈已經亮起”,指出增稅有可能導致經濟下滑、給國民生活造成直接衝擊。社民黨認為通過對大企業和富裕階層加強徵稅可確保財源,日本維新會主張通過放寬限制的增長戰略來整頓財政。

  然而朝野政黨均主打經濟考量的結果,導致年年膨脹的財政支出如何提高效率以及社保制度的根本改革等,實現財政健全化無法避開的課題卻很少被提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