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7月7日電】7日獲悉,日本發現了記載日中戰爭期間1939年日本陸軍毒氣戰部隊在中國北方作戰時使用裝有讓皮膚和粘膜潰爛的“糜爛劑”、強烈刺激呼吸器官的“噴嚏劑”毒氣彈的詳細記錄。歷史研究者松野誠也找到了相當於部隊正式報告的《戰鬥詳報》。松野稱,這是首次發現毒氣戰部隊自身詳細記錄使用情況的報告。

  由於舊日本軍在戰敗時有組織地廢棄了記錄類文件,毒氣使用的全貌尚未弄清。此次的戰鬥詳報記錄了目前還不十分清楚的早期糜爛劑使用情況等。松野稱:“對於日中戰爭期間戰場的實際情況,已弄清楚的只是冰山一角。有必要弄清事實,從中吸取教訓,不再重演悲慘的歷史。”

  該戰鬥詳報是在中國北方作戰的北支那方面軍附屬毒氣戰部隊“迫擊第5大隊”的文件,詳細記錄了日中戰爭爆發2年後的1939年7月,在山西省山岳地區實施晉東作戰的情況。約100頁的文件包含戰鬥情況、炮彈的使用情況、毒氣彈使用命令的副本等。

  該報告稱,大隊接到上級部隊的命令,決定了使用裝入糜爛劑的炮彈“きい彈”(黃彈)和加入噴嚏劑的“あか彈”(紅彈)方針。在7月6日的戰鬥中,向用機關槍迎戰前進的日軍步兵的中國軍隊陣地發射了31枚紅彈;同月17日為支援步兵,使用了60枚紅彈和28枚黃彈;第二天18日,使用140枚紅彈和20枚黃彈進行了炮擊。

  該報告分析了毒氣彈的威力,指出針對在山岳地區構築牢固陣地的敵人,使用紅彈進行攻擊不可或缺。還記錄了首次使用黃彈並評價稱“效果非常大”。松野表示,在目前已確認的資料中,這是地面部隊在中國使用黃彈的首個事例。

  陸軍為避免留下戰爭犯罪證據而廢棄了記錄類文件,但此次的資料可能是由部隊相關人士私人保管因而倖免於難。

  松野是日本現代史研究者,2010年在明治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史學)。出版了多部關於日軍生化武器等的書和資料集,以及論文等。他把戰鬥詳報的詳細內容與分析彙總成論文,將刊登在日本月刊雜誌《世界》8月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