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10月10日電】2019年諾貝爾化學獎決定授予開發出鋰離子電池的日本旭化成公司名譽研究員吉野彰。日本的企業人中,還有島津製作所的田中耕一和研發藍色發光二極管(LED)的中村修二分別獲得了諾貝爾化學獎和物理學獎,吉野獲獎再次顯示出很高的實力。企業的研究也支撐著日本的科學技術能力。

▽企業人的苦惱

  鋰離子電池可以充電反復使用,藉助始於1995年“Windows95”登場的IT革命浪潮,在小型大容量電池這一社會需求的推動下普及開來。

  “諾貝爾化學獎很難輪到(電池等)設備的開發人,但是只要輪到了就一定會獲獎”。據稱吉野曾向周圍的人這樣說道,一直對自己的發明有著絕對信心。

  然而他也曾飽嘗在企業參與研發的苦惱。

  拿出好東西未必能賣得出去,鋰離子電池熱銷是得益於IT革命。吉野在確定獲獎後的記者會上吐露實情稱:“開發後3年完全賣不出去,精神上被逼到死胡同。開發費也不斷膨脹,就像被軟刀子殺死的感覺。”

▽充裕的時代

  企業的研究費和各國相比也令人洩氣。如果以2000年為1進行指標比較,2017年日本是1.3(名義金額),與此相對美國及英國為2.0,均超過日本。此外韓國為6.1,中國為25.4,日本被拉開很大距離。

  據文部科學省“科學技術·學術政策研究所”稱,2017年日本研究費總額為19.1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1.26萬億元)。其中企業研究費為13.8萬億日元,約佔整體的七成。然而該金額在雷曼危機影響下大幅減少,持續增長乏力。

  熟悉研究人員職業生涯的一般社團法人“科學·政策與社會研究室”代表榎木英介就吉野的成果分析稱,“那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日本企業也有充裕資金時代的產物”。

  吉野就研究開發呼籲稱:“儘管朝向某個目的進行研究也很重要,但誰都不注意的大發現如果事先設定目的就很難。兼顧基礎和應用非常重要。”

▽日本的研究環境

  日本的研究環境一直被指惡化。在“選擇與集中”的名義下,國家把重點放在科學研究費助成項目(科研費)等競爭性研究費上,分配給國立大學的“運營費交付金”不斷減少。國家的調查顯示,在被稱為日本“看家本事”的化學及物理領域,被許多研究引用的高質量論文數的世界排名下降,按人口平均的博士學位人數也在減少,日本的“衰退”十分明顯。

  榎木就現狀嚴厲批評稱,“選擇與集中未能取得成果,從指標來看是顯而易見的”。

  國家也總算開始著手改變現狀,特別是為培養肩負下一代的年輕人才,決定制定“研究力強化·年輕研究者支援綜合措施(暫定名)”,開始出台各種政策。安倍政府提出目標要使日本成為“世界最適合技術革新的國家”,而支撐技術革新的則是基礎研究。(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