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11月5日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5日從召開東盟(ASEAN)相關首腦會議的泰國回國,結束了秋季外交日程。雖然他與韓國總統文在寅時隔約1年舉行了對話,但未能創造走向關係改善的機會,沒能收穫顯著成果。11月中旬的日俄首腦會談也無法實現。安倍原本計劃通過外交,來“挽回”(安倍身邊人士語)閣僚辭職和大學入學共通考試暫不採用英語民間水平考試對政府的打擊,但也落了空。課題依然堆積。

▽等待姿態

  “因為交談了10分鐘,就給予很高評價,我認為這很難。”外相茂木敏充5日在記者會上指出,安倍與文在寅的對話未促成打破日韓對立局面。

  日方主張對立的原因是韓方製造出來的,所持的立場是圍繞勒令日本企業賠償的原被征勞工判決,如果韓國政府不出示解決對策,“首腦怎麼對話,也沒有意義”(政府幹部語)。在日韓對立影響到對韓出口和國民交流的形勢下,日本只能採取聽憑韓國動作的等待姿態,這是實情。

  此次安倍訪泰之行受到關注的“東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首腦會議結果是放棄了年內談妥。在南海問題等國際社會懸而未決事項上,安倍也是未彰顯日本的存在感就回了國。

▽陷入僵局

  無法否認,安倍提出的外交重要課題都陷入了僵局。原本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約定11月中旬在智利召開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之際舉行會談,但由於智利治安惡化,峰會本身被中止了。日本失去了圍繞停滯的北方四島領土談判“通過首腦會談打破現狀的機會”(外務省消息人士語)。

  在朝鮮綁架日本人問題上,安倍呼籲的日朝對話也沒有眉目。朝鮮試圖優先推進有關無核化的美朝談判,多次發射彈道導彈,邁向日朝對話的門檻反而提高了。

  在野黨在國會發起攻勢之時,安倍曾經通過外交,成功“重啟”(政府消息人士語)了政局。6月初,指出活到95歲需要20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28萬元)儲蓄的資產報告成為了批判的標靶,但同月下旬安倍擔任主席的二十國集團(G20)大阪峰會結束後,事態就“平息”(首相官邸消息人士語)了。

  安倍本月6日和8日將出席眾參兩院的預算委員會集中審議。他無疑會因為對辭職閣僚的任命責任以及導入英語民間水平考試問題受到在野黨的攻擊。在野黨方面等候已久,立憲民主黨黨首枝野幸男稱“要求首相做出說明的機會終於來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