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7月30日電】霹靂舞將在2024年巴黎奧運會上首次成為比賽項目。在震耳欲聾的會場享受活力四射的表演是其樂趣所在,然而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相關活動紛紛取消。取而代之的是對參加者在家中等地跳舞的視頻進行遠程評比的“在線斗舞”,這一嘗試作為“新趨勢”正在逐步擴散,日本舞者的表現也引人注目。

▽75國400人

  開展霹靂舞普及活動的美國團體“Break Free Worldwide”4月舉辦為期6天的大賽,在YouTube上進行了直播。比賽分歐洲、非洲、亞太和美洲大陸4個競賽區域,來自75個國家的約400人參加。雖然也出現網絡連接不暢導致的動作畫面卡頓,但氣氛與親臨現場別無二致。參加比賽的舞者和評委通過視頻會議系統進行連線,以淘汰賽方式決出勝者。

  在2018年夏季青奧會上獲得銅牌的日本舞者半井重幸奪得亞太區冠軍。他高興地說:“在家裡參加世界大賽感覺不可思議,但坦白地說,為奪冠感到高興。”他在注重音樂性這一評分重要因素的同時,展現了毫不拖泥帶水的腳步和旋轉,在決賽中戰勝了韓國舞者。他滿意地說:“與平時不會前往海外的舞者也實現了斗舞,正因為是在線方式才能夠讓我們聯繫在一起,真好。”

▽不完美但未來可期

  此外也有通過社交網站(SNS)收集事先拍攝的視頻,日後由評委評價的方式。舞蹈隊“FOUND NATION”5月舉辦的大賽在YouTube上公開了評委一邊觀看收到的參賽者舞蹈視頻一邊點評的情況。攝像機角度、拍攝地點是否有趣等視頻特有的要素也被加入了評判標準。

  日本舞蹈體育聯盟霹靂舞部部長石川勝之表示:“原本就有選秀中活用在線方式的動向,以疫情為契機一下子增加。”他稱,即使難以前往海外也能與他國選手展開較量是其優點。

  雖然仍有比賽環境存在差異、沒有現場斗舞那樣激動人心等課題,但能看到這作為疫情下的運動形式成為新潮流的可能性。石川滿懷期待地說:“雖然現在(因為網絡環境)感覺到動作畫面卡頓、音樂脫節等極限,但估計有了5G後情況將發生變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