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9月16日電】在持續了7年零8個月的第二屆以後安倍政府時期,以“安倍經濟學”為代表的政策使得經濟維持良好勢頭,股市也從安倍晉三就任首相的2012年12月的約10000點升至20000點上方,平均收入增長。雖然全國的最低工資也有所提升,但城市和地方的差距擴大。此外還存在與母子家庭、老年人家庭等貧富差距擴大的一面。

  安倍政府以擺脫通縮為目標發起迫使經濟界提高工資的“官制春鬥”,2014年以後基本工資持續上漲2%左右,厚生勞動省公佈的國民生活基礎調查概況顯示,日本整體平均收入從537.2萬日元(2012年,約合人民幣34.6萬元)增至552.3萬日元(2018年)。

  全國平均最低時薪也從2012年的749日元上升至2020年的901日元。然而從地區來看,最高的東京和最低縣之間的差距從198日元擴大至223日元,城市和地方的差距擴大。

  母子家庭平均收入從2012年243.4萬日元增至2018年的306萬日元。另一方面這與包括母子家庭在內有未滿18歲子女的全體家庭間的差距從約430萬日元擴大至約440萬日元。

  領取最低生活保障的家庭據厚勞省統計2013年1月約有157.3萬戶,而最新的2020年6月約達163.7萬戶,呈增長趨勢。尤其是老年人家庭從約68萬人增至約90萬人。老年人家庭收入雖然從2013年的約303萬日元增至312萬日元,但與整體水平相比增幅較小。(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