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聖保羅10月11日電】隨著新冠病毒疫苗研發競爭日益激烈,中國和俄羅斯等各國企業以發展中國家為主正在展開大規模疫苗臨床試驗。在感染人數前十的國家中佔5個的中南美地區,當地媒體批評稱受試者被當成“試驗鼠”,而參加試驗的兩名巴西受試者表示:“雖然有些害怕,但必須得有人來做。”

▽試驗場

  “這是全球規模的挑戰,為了解決(新冠疫情)必須團結起來。”巴西的感染人數僅次於美國和印度。約9000人參加的中國科興控股生物技術公司的臨床試驗中,一名受試者、生物學家薩曼塔・阿爾梅達(音譯,46歲)決定參加時,其丈夫和父母等都表示“擔心”,她自己也“有些害怕”。

  參加試驗的條件為沒有感染過新冠且沒有懷孕。受試者分兩次注射疫苗或用於對照的安慰劑,試驗結束前不會被告知注射的是哪種。

  薩曼塔拿到了一套體溫計和記錄每天身體狀況的手冊等,通過通信APP可以24小時與醫生等相關人員聯繫。她接受了第一次注射,身體沒有異常。

  巴西是約5000人參加的英國製藥巨頭阿斯利康等的臨床試驗的“試驗場”之一,受試者均為感染風險高的醫療相關人員。

▽自信

  “所有的臨床試驗都採取了安全對策”,科興生物技術公司自信地表示。在南美的秘魯,另一家中國研究機構以6000人為對象開始試驗,其他中國企業也計劃在墨西哥及智利實施。美國的大型藥企也在各國開展試驗。

  中國的臨床試驗在阿拉伯聯合酋長國(UAE)進展得最快,有3萬多人接種。此外還在巴林、埃及、孟加拉國、土耳其推進。

  俄羅斯將對疫苗“衛星-V”(Sputnik V)開展4萬人規模的試驗,計劃在友好國家委內瑞拉進行2000人的臨床試驗。提供支援的半官方基金稱“不能用尚未經過詳查的試驗性技術使生命面臨風險”,強調了安全的重要性。各企業宣傳的都很好,但真的沒有問題嗎?

▽副作用

  第一次注射後,出現了低燒、頭痛和疲倦感,服用了試驗方提供的退燒藥。阿斯利康的受試者、兒科醫生莫妮卡・萊維(音譯,54歲)接受了兩次注射,不知道是疫苗還是安慰劑。

  9月上旬由於受試者出現疑似副作用的嚴重症狀,該疫苗暫停了全球範圍的臨床試驗。但莫妮卡不考慮停止參加,表示:“聽取了說明,我認為是孤例,任何疫苗都有副作用。我更害怕感染新冠。”

  莫妮卡的朋友反對稱“太瘋狂了”,但她堅定地表示:“如果大家都這麼想就永遠不可能有疫苗。”莫妮卡家人中還有老人,她稱“我希望能讓他們盡快接種疫苗”。

  上述兩人僅獲得了相當於交通費和餐券的補貼,沒有報酬。效果也不清楚,但她們都滿懷期待地表示,自己參與的疫苗“可能會最快問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