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東京、新德里11月16日電】日本等15個國家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國內生產總值(GDP)約佔全球3成的巨大經濟圈即將誕生。被期待發揮對華制約作用的印度沒有參加,試圖約束中國擴大影響力的日本的企圖落空了。美中對立預計在“後特朗普”時代依然持續,亞洲整合將抱有割裂壓力,蘊涵著波瀾。

▽血淚談判

  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日美貿易協定、與歐盟(EU)的經濟夥伴關係協定(EPA)生效,再加上此次簽署RCEP,日本幾乎在全世界構建了自由貿易的立足點。日本貿易額中的自貿協定涵蓋率將從此前的5成多增至約8成。

  15日的首腦會議上,首相菅義偉強調:“新冠疫情導致全球經濟低迷,在可見內向意願的情況下仍推進自由貿易更加重要。”

  RCEP參加國之間的經濟發展狀況和政治體制不同,耗時8年的“血汗與眼淚的談判”(馬來西亞負責該事務的部長語)極其艱難。去年11月首腦會議上,印度突然暗示退出的“掀桌”(日方談判相關人士語)之舉推後了達成一致的時間。中國等希望今年一定要談妥,而日本則直到最後階段都在呼籲印度重返,但簽字儀式沒能迎來印度總理。

  協定也寫入了讓印度早日重返成為可能的機制。不過,印度政府的關注點傾向了國內產業保護,賈瓦哈拉爾•尼赫魯大學一名教授斷言“大概近期不會簽字”。

▽制約

  日本執著於印度加入RCEP,是因為有意把共享民主主義等價值觀的國家更多捲進來,對抗在經濟和軍事兩方面擴張的中國。日本與印度、澳大利亞今年9月就加強供應鏈(零部件的採購及供應網)合作達成了一致。日本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教授筱田邦彥指出:“即使是在RCEP框架之外,與印度在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構想下深化合作也很重要。”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推進的TPP也具有與貿易層面同等或者更強的對華戰略上的意義。退出TPP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未出席14日的東亞峰會,直到最後也沒有展示對國際合作的關心。現在,世界高度關注著總統選舉中獲勝已成定局的前副總統拜登的對華戰略。

▽反攻

  由於美國民主黨內反對TPP的意見根深蒂固,拜登政府上台後立即重返TPP的可能性被認為“極低”(日本外相茂木敏充語),但預計會在尖端技術的出口管制和安全保障方面,謀求與同盟國強化關係。與中國的部分“切割”今後也可能繼續發展。

  另一方面,中國為了突破美國主導的包圍網,“對參加TPP也展示了興趣”(日本經濟產業省幹部語)。據中國媒體報道,對經濟政策擁有影響力的前重慶市市長黃奇帆表示如果中國加入了TPP,而美國沒有加入,最後可能被“脫鉤”的是美國。從該發言可以看出中方意圖反攻。在美中兩個大國角逐升溫的夾縫之中,日本不得不做出艱難選擇的情況或將增多。(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