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5月13日電】日本出入國在留管理廳13日發佈消息稱,2021年以在本國有可能因種族等原因遭受迫害為由,將74人認定為難民。較2020年增加27人,創1982年認定制度啟動以來新高。但與有國家每年認定1萬名以上難民的歐美相比,日本則少得多,人數不到今年3月開始接納的烏克蘭避難民眾的1成。要求改變被稱為“難民鎖國”狀況的意見高漲。

  據入管廳介紹,74人按國別來看,軍政府持續鎮壓市民的緬甸最多,為32人。之後依次是中國18人,阿富汗9人,伊朗4人,也門3人,烏干達、喀麥隆各2人,伊拉克、加納、巴基斯坦、南蘇丹各1人。

  另一方面,有580人雖未被認定為難民,但出於人道主義考慮被允許留在日本。人數較2020年的44人大增,其中大部分來自緬甸,有近500人。由於日本為應對新冠疫情強化了邊境口岸措施,申請者較2020年減少1523人,為2413人。來自緬甸、土耳其、柬埔寨等的人較多。

  難民公約中對難民的定義為,若身處本國則可能因種族、宗教、政治見解等遭迫害且逃至他國的人。日本政府未承認烏克蘭避難民眾是難民,目前作為特例措施予以接納。雖然能獲得可以就業的“特定活動”(1年)的在留資格,但與被認定為難民之際的“定居者”(5年)相比時間較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