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8月1日電】7月31日獲悉,在日本桂太郎內閣擔任內閣書記官長及文相的山口縣出身的官僚、政治家柴田家門(1863~1919年)長子家中,留有日俄戰爭《宣戰詔書》(1904年2月10日)的草案。與明治天皇簽署的詔書最終稿相比,草案中批評俄方的措辭較多。

  北九州市立大學名譽教授小林道彥(日本政治外交史)表示:“幕末時期對馬被俄佔據,日俄戰爭前就制定了針對俄軍登陸日本本土的防衛作戰計劃。詔書草案也強烈表達了對俄的不信任。”這份草案2019年被捐贈給萩博物館(山口縣萩市),該博物館展開了調查。

  詔書草案寫在內閣豎線紙上,以空開一行的格式共寫了12頁。其中譴責俄羅斯試圖實際上統治滿州(中國東北地區)甚至進入朝鮮半島,宣佈開戰的內容與明治天皇簽署的最終稿幾乎相同,不同之處是“俄國對領土的野心在膨脹”、“對陸海軍備的異常擴張”、“責任完全在於俄國”等措辭較多。字數也比最終稿多了約一成,可見草案之後被大幅修改。

  日俄戰爭(1904~1905年)在第一屆桂內閣時爆發,柴田是內閣書記官長。據悉內閣書記官長是戰前的官職,負責機密文件,從筆跡來看也可以推斷是柴田所寫。

  約270份捐贈的資料中,包括詔書草案在內的桂內閣相關草案有7份,此外還有桂太郎的首相辭呈草案、向天皇報告國內外問題的奏章草案。1903年第18屆議會的首相演講草案上用紅筆寫著“秘 第一案”。(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