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8月3日電】1日在美國紐約開幕的《不擴散核武器條約》(NPT)審議大會上,岸田文雄成為了首個出席該會議的日本首相併發表演講。他展示有意實現“無核武世界”,但未提及核爆受害者一貫要求日本政府參加的《禁止核武器條約》。贊成“禁核條約”的人們紛紛提出批評,認為岸田“是故意無視”、“一句話也不提及不正常”。

  “朝著‘無核武世界’邁進。”當岸田用這句話結束在聯合國總部的演講後,會場響起了掌聲。但旁聽的核爆受害者和致力於廢核運動的市民團體則報以冷眼。

  “一句都沒提‘禁核條約’。是認為其並不現實而故意無視。”在會場旁聽演講的現居加拿大的核爆受害者瑟洛節子(90歲)在之後的記者會上如此強調。

  “核武器與人類無法共存”,核爆受害者等在全世界持續發言,時而也展示自身傷痕。受此影響,2013~2014年共舉行了3次“關於核武器非人道性的國際會議”。促成2017年7月,認定核武器全面違法的“禁核條約”在聯合國獲得通過。

  但擁核國家未加入,處於美國“核保護傘”下的日本政府也未簽署和批准。日本未出席今年6月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召開的首次締約方會議,與要求日本作為觀察員出席的核爆受害者的想法背道而馳。

  瑟洛節子說:“原本希望兩個條約相互支撐,共同走向廢除核武器。”鑑於岸田未提及日本依賴美國核威懾力的現狀,瑟洛節子指出:“日本的矛盾未得到說明。廢除核武器是首相發自內心的想法嗎?我無法確信。”

  日本政府以“擁核國家未參加”、“將努力成為擁核國家和非擁核國家之間的橋樑”為由,並不讚成“禁核條約”。岸田在演講中提出“旨在連接‘無核武世界’這一‘理想’和‘嚴峻的安全環境’這一‘現實’的現實性路線圖”,展示出與力爭迅速實現廢核的“禁核條約”之間保持距離的態度。

  包括依賴美國核威懾力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成員國德國等觀察員在內,6月的締約方會議約有80個國家參加。“想了解核政策的廣島年輕選民會”共同代表高橋悠太(21歲)在維也納親眼看到了活躍的討論,此次也旁聽了岸田演講。他無奈地說:“不提及有那麼多國家參加的條約,別說成為橋樑了,反而可能招致分裂。”

  明治學院大學教授高原孝生(國際政治學)指出:“無視“禁核條約”本身就是某種訊息。被解讀為實際上無意充當橋樑,也沒辦法。”他擔心“今後國際社會會質疑‘日本是否真的想廢核’,成了進一步拖累無核化的存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