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9月23日電】(高級記者:辰巳知二)日軍製造的大量化學武器一部分用在中國的戰場上,剩餘部分則遺棄、廢棄在中國和日本。據日本政府稱,戰後在中國40多處、日本國內從北海道到九州有30多處發現化武。

  據中國軍方的研究文獻記載,日中戰爭時期,日軍至少進行了2091次毒氣戰,導致8萬多人傷亡。日軍當時備戰蘇聯時重視的化武隨著日中戰爭陷入泥淖而增產,並且也儲備在日本各地。在敗戰後的混亂時期,這些化武以草率的形式被遺棄或廢棄,導致戰後受害的擴大。

  “接觸了毒氣,我的人生完了。”家住中國黑龍江省牡丹江市的仲江(61歲)1982年在負責施工管理的公路擴建工程中,接觸到了工人挖出的日軍遺留的鐵質容器中致死性毒氣“芥子氣”,受重傷瀕臨死亡。之後反復住院無法繼續工作,最終妻子也離開了他,至今仍苦於嚴重的後遺症。

  日本政府基本沒有針對仲江等中國受害人的醫療護理。超過50名中國受害人等相繼對日本政府提起訴訟進行索賠,但法院最終沒有認可政府方面負有法律責任,原告方敗訴。

  與對受害人的冷淡態度形成對照的是,日本向與中國政府共同實施的遺留化武處理工作撥出大量資金。戰後中方推測集中了大量化武的吉林省哈爾巴嶺埋藏有30至40萬發。日本政府今後對包括中國其他地區的化武在內將加快處理速度。處理化武作為《禁止化學武器公約》的義務,截至2020年度總計執行了3847億日元(約合人民幣191億元)的巨額預算。

  “哪怕只是預算的一小部分,也希望能用於醫療護理上”。在中國受害人懇切的願望無法實現的情況下,“不能什麼都不做”,參加索賠訴訟的日本律師等站了出來。他們2016年成立了NPO法人“日中未來和平基金”並開展活動,與醫生等合作對受害人進行診察,每年交付1000元人民幣作為藥費援助金。此外還進行募捐力爭擴大支援。

  因茨城縣神棲市地下埋藏的毒氣原料導致嚴重智力障礙的青塚琉時(21歲)的姐姐梨奈(27歲)表示:“我上小學時,曾有律師帶來在中國因毒氣受害的同齡小朋友住在家裡,我們互相學習了語言。”梨奈自己也有殘疾但最終克服,如今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她重溫了曾激勵自己的上述回憶。

  廣島縣三原市的前教員岡田黎子(93歲)指出:“為了支援日中的毒氣受害人,國民應當發出聲音影響政治。”岡田戰時被動員前往毒氣工廠所在的大久野島作學徒,曾參與氣球炸彈的製造。在原子彈投下12天後,為進行救護還曾前往廣島市。她表示,面向日中的未來,“人民之間應建立更多的紐帶,將不斷呼籲友好與和平”。

  ×× ××

  遺留化武處理項目:日本政府2005年向禁止化學武器組織(OPCW)申報稱中國吉林省哈爾巴嶺埋藏的遺留化武數量估計達30至40萬發。日本政府之後通過數據分析等修正了十幾萬發,但向OPCW申報的數量沒有變。哈爾巴嶺新引進的4台大型廢棄處理設備最快10月開始運用。江蘇省南京和湖北省武漢等地發現的遺留武器則用移動式設備進行了廢棄處理。日本政府力爭“儘可能快地完成廢棄處理工作”,但具體時間尚難預計。(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