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社10月20日電】為了繼續講述戰前和戰時因日本國策前往中國東北地區後被留在當地的“遺華日僑”的苦難,他們的子孫等戰後一代正作為講述者積極行動。遺華日僑回國的契機是1972年9月日中邦交正常化,如今已過去半個世紀。講述者說:“希望讓人們了解在日本和中國的夾縫中生存下來的壯烈人生。”

  “接下來我要說的是一個被中國人家庭收養的日本女孩的故事。”9月下旬在奈良市的一場講述活動中,遺華日僑的女兒伊藤光子(47歲)手握話筒。

  其母親琴江1歲左右時戰爭結束,在吉林省長春市被中國夫婦收養,取名為李鳳琴。17歲時,養父母告訴她親生父母是日本人。18歲時她與中國男子結婚,生下了光子等3個孩子,但除了親戚外一直隱瞞自己的身世。

  兩國邦交正常化讓琴江看到了“尋找親生父母”的希望。1983年她參加了訪日調查,但沒能找到親人。1986年,她帶著丈夫和孩子回到日本。先後遭遇了登記戶籍屢次遭拒、長子死於交通事故等悲劇。

  由於情緒低落,身邊的人建議琴江住院療養。但她卻反問:“如果要離開家人,又是為了什麼回到故鄉?”她拼命地在夜校學習日語,1992年與家人開了中餐館,實現了長子曾經的夢想。

  講述中,光子道出了琴江的複雜心情:“母親一直因為是自己固執回國連累家人而感到內疚。但即便如此,現在也覺得能回到故鄉真是太好了。”

  隨著遺華日僑步入老年,如何繼續講述他們的苦難人生成為課題。“首都圈中國歸國者支援和交流中心”(東京都)從2016年開始培養戰後一代的講述者。候補人員用3年時間接受了學習歷史背景和聽取經歷介紹等培訓。

  光子抱著“遺華日僑是自己的根,想把其經歷告訴孩子們”的想法報了名,後來她漸漸對身邊最親的琴江的經歷產生了興趣。琴江起初對此避而不談,說“不願想起痛苦的記憶”,但光子還是一點一滴地將聽到的內容記了下來。不久後,琴江也轉而支持起光子,叮囑她“繼續講述下去”。

  該中心委託了包括光子這樣的遺華日僑二代、三代在內的14名講述者,年齡從三十到六十多歲不等,上年度派往全國約30處參加了市民講座等活動。相關負責人表示:“希望也能更多地派往小學和初中等。”

  精通遺華日僑問題的攝南大學特聘教授淺野慎一認為這樣的傳承頗具意義。他還指出,“不僅是戰爭受害的一面,也需要從國家回國政策滯後的責任等多個角度進行講述。包括中方相關人士在內,日中攜手繼續講述下去也很重要。”(完)